纳粹治下德国艺术界的“净化”行动

主页 > 元宝娱乐平台网址 > 当前位置 分类:元宝娱乐平台网址 热度:

1934年,希特勒杀掉了恩斯特·罗姆及其他数百名冲锋队队员,从而铲除了党内政治异己,此后不久,他在1934年的纽伦堡党代会上发表演说,开始更明确地规定艺术的可容许范围。他指出,立体派、未来派、达达主义等流派的艺术家,如果认为新帝国的缔造者愚蠢和不坚定到可以被他们的废话糊弄—更不要说被吓住,那就大错特错了。他们会发现,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文化艺术工程的委托工作,会毫不眷顾地忽略他们,好像他们从来不存在一样。

但是,在给新“艺术殿堂”的开幕展挑选展品时,明确原则的持续缺失还是显露了出来。尽管汉夫施滕格尔对国家社会主义理论心存抵触,1936年7月,他还是奉命到慕尼黑帮新博物馆挑选作品。希特勒想要一场“全方位、高品质地表现当代艺术的展览”。但是,画作评估团(包括一些二流艺术家,比如在艺术圈以“阴毛大师”之称闻名的现实主义裸体画画家阿道夫·齐格勒,以及设计了“艺术殿堂”的建筑师保罗·特罗斯特的妻子格尔达·特罗斯特)现在只清楚哪些作品不能接受,至于哪些可以接受,他们仍然一头雾水。评估团只好决定公开竞选。参选的唯一要求是具有德国国籍或属于德意志“种族”。当汉夫施滕格尔问道,诺尔迪和巴尔拉赫是否可以提交作品时,那位出身巴伐利亚的内政部长答道:“我们拒绝的是作品,不是画家。”最后总共提交了1.5万余幅作品,其中900幅入选。然而,希特勒亲自来看选出的作品时,还是在盛怒下扔掉了其中8幅,吼道:“我不能容忍这些半成品绘画。”这是他诸多暴跳如雷的著名场景之一。

为提高后续展览—未来七年中每年一次—的水平,希特勒开除了评估团的大部分成员,任命时任其首席摄影师和艺术顾问的海因里希·霍夫曼主持全局。霍夫曼很快就在决断被提交来的成千上万件作品方面变得相当高效—他坐着一把机动轮椅穿梭在画廊中,每经过一幅画就冲后面小跑着的助手喊一句“要”或“不要”。他自豪地告诉一位同事:“今天我一上午就驶过了两千幅画,要不怎么能按时开展?”同年11月底,戈培尔进一步加强了文化控制,禁止一切艺术评论:

上一篇:日本大阪环球影城 - 大阪游记攻略 下一篇:马云同学发文:他曾是学生会主席 大二大三左右入
猜你喜欢
各种观点
美文爽图
大家在看